首页 > 小说资讯 > 主角是李成林雪的小说 王牌先生佚名

主角是李成林雪的小说 王牌先生佚名

编辑:八贝勒更新时间:2020-06-30 17:58:48
王牌先生

王牌先生

王牌先生这本小说看了点开头,文笔特别好,用词让人很舒服,剧情也不拖沓,会让人有看下去的欲望,超棒!

作者:佚名 状态:连载中

类型:玄幻科幻

小说主人公是李成林雪的小说叫《王牌先生》,它的作者是佚名所编写的玄幻科幻风格的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一个背着公文包,头发蓬乱的身影跑进公司,进门时,却不小心踢到了自己脚后跟,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。...

精彩章节

再醒来时,李成发现自己躺在床上,一旁,七婶胡春芳正焦急地来回走动。

见李成醒了,胡春芳连忙赶了过来,关切地喊道:“慢点慢点,别乱动,先躺着。”

“七婶,我这是睡了多久,现在几点了?”李成按着额头,只觉得头昏脑涨,肚子也饿得不行。

“上午十点,小成,你说你这孩子,回来也不先给七婶打声招呼,要不是七婶来上香,都不知道你在这儿,还被灵牌给砸晕了。还好菩萨保佑,你现在醒了,不然,我都不知道怎么跟你死去的爸妈交代。”

什么?

李成一听,立刻就感觉到不对。

上午十点,来上香?

可我明明是下午三点到的老家啊!

“七婶,我手机呢?”李成忙问。

“在这呢,七婶帮你收好了。”胡春芳连忙从身后的桌上拿过手机,小心翼翼地递了过来。

“小成,这么大屏幕的手机肯定很贵吧,七婶都没敢动。”

“没事,这手机不值钱,等我有钱了,给你买一个最好的。”李成摇了摇头,接过手机按了一下,屏幕没反应。

他心中一沉。

果然是没电了,看来,被灵牌砸中,他至少睡了一个晚上!

不好,悠悠,林雪!

李成连忙插上充电器,手机打开,果然收到了许多条微信消息,全都是林雪发来的,还有好几个视频申请。

“李成,你去哪了?”

“信息不回,打视频也不接,悠悠发烧了你知道么?39.5度,怎么也降不下来,她一直哭,一直喊着爸爸。——晚上9点30分。”

“刚刚检查结果出来了,悠悠体内的血小板数量降低,必须尽快输血小板进去,可护士说,我们不把欠费补齐,医生不会给悠悠再开单子。——晚上11点47分。”

“我去求了值班医生,医生又开了点退烧药,悠悠高烧退了一些,可血小板还是低,必须尽快治疗。——凌晨2点11分。”

“李成,悠悠发寒了,手好冷,我好害怕,你快回来吧。——凌晨5点18分。”

“刚刚,护士又来催交费了,我找妈借过了,她没答应,要不,我们再一起去求下她吧。——上午8点03分。”

悠悠!林雪!

看着林雪发来的信息,李成心如刀绞。

正想打电话给林雪,将要将老房子卖掉凑钱的事告诉林雪,脑袋里却嗡的一声,像是被铁锤重重敲打了一般。

脑海中多了许许多多的信息,那是一些压根就不属于他的记忆。

风水、星象、鉴宝、厨艺、医术、拳脚……

各种各样,充斥着他的大脑,让他一下子没缓过来。

“小成,小成你怎么了?别吓七婶!”耳边,传来一声声紧张的呼唤。

李成回过神来,摇了摇头,对胡春芳说道:“七婶,我没事,只是有些饿了。”

“你这孩子,饿怎么不早说!”胡春芳埋怨道,眼里头却没有半点责怪的意思,反而满是关切。

“先拿几个红薯垫垫肚子,我这就去给你弄饭菜。”

连吃两大碗饭,李成谢过七婶,再次来到了厅堂,低头寻找,最后在一张四方桌下找到了那块砸自己的灵牌。

入手很沉,绝对不是木头制作,也不像是石头。

小心翼翼擦去灵牌上的灰,李成却是愣住了。

只见灵牌上空空荡荡的,一个字也没写。

怎么会这样?

这到底是哪位先祖,自家又怎么会供奉一个无字灵牌,还把它放在神龛的最顶端?

脑海中多出的那些记忆,难道我被这位神秘先祖给附身了?

冷风吹来,李成被这个想法给吓到了。

他连忙架起凳子,将这个无字灵牌小心翼翼地放回远处,又重新上了香,面朝神龛磕了个头。

起身时,他双眼中已是没有了畏惧。

不管是被附身也好,还是传承也好,都没有什么好怕的。

他现在最怕的只有一件事,那就是没钱,穷!

穷最可怕!

没钱,悠悠的病就没法继续治疗,生命随时都会有危险。

没钱,就没办法给林雪幸福,没有属于自己的一套房子,就不得不住在林家院子,受尽丈母娘的白眼与讥讽。

没钱,就不能挺直腰杆,让叶小楼这个畜生得到应有的报应!

不过,现在虽然缺钱,老房子却不能卖。

脑海中出现的这些种类繁多的知识如果是真的,那么他想要挣钱,其实不难!

离开老房子,走了一段路,李成发现七婶在村口等着自己。

她驼着背,有些吃力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手帕,手帕打开,露出里头的一些新旧不一的钞票。

各种面值的钞票都有。

“七婶,你这是?”李成心中一突。

“小成,你要走了,七婶知道你女儿生病了,家里困难,这些钱你拿着。”胡春芳将钞票递了过来,一个劲地往李成口袋里塞。

“七婶,这钱你留着,我不能要。”李成连忙闪躲。

“你这孩子,让你拿着就拿着,七婶一个人在村里,又花不了几个钱,拿着这些钱也没用!”胡春芳紧紧拉着李成的手,一脸地坚决。

“这些钱,是给悠悠那小家伙治病的!”

悠悠!

听到女儿的名字,李成目光一暗。

胡春芳趁机将钱塞在李成的口袋里,然后转身走了。

李成没有再追,只是看着胡春芳蹒跚的背影,眼睛红了。

七婶这辈子,太苦了!

老伴走了后,她就一个人孤零零地在村子里待着,虽然有两个儿子。

可那两个儿子,这几年从来没回来看过她一眼。

可她一直没有抱怨,只是说,儿子在大城市里工作,有了家庭,要还房贷车贷,压力太大了,不用麻烦他们。

有机会,自己一定要让七婶接到东海去享清福。

李成暗暗发誓。

……

车子停下,李成连忙下车,跑进医院,朝女儿悠悠的病房赶去。

然而,他才刚刚走到门口,就听到里面传出一个熟悉的声音。

“师娘,悠悠欠下的医药费我刚刚已经帮交上了,您就放心吧。”

“对了,东平路那新开了一家叫七月的音乐酒吧,要不,我们晚上去那吃点东西?”

“谢谢你小楼,欠你的钱,我会想办法尽快还给你,晚餐就不去了,我还要在这等李成的消息。”

“可是师娘,你都多久没去过好点的餐厅了,师父那样对你,您还处处向着他,真不知道师父上辈子积了什么德,娶了师娘您这个漂亮的女人做老婆。”

“有时候,真替师娘你感到不值!”

“砰!”病房的门被李成一脚踢开。

病房内,眼前看到的一幕,却更是让他目眦欲裂。

只见叶小楼正站在林雪的身边,正紧紧地抓着林雪的手。

“叶小楼!”

李成捏紧拳头,双目通红地冲了过去。

“李成,你要干什么?”

眼看着拳头要砸中叶小楼,林雪却是伸手一拉,将叶小楼拉到身后。

李成连忙收手,用力过猛的他差点摔倒。

抬头,正好看到叶小楼眼中露出戏谑的光。

“师父,你怎么这么不小心,伤到师娘怎么办?”

叶小楼一边说,一边紧了紧抓住林雪的手,脸上满是得意。

“别喊我师父,我没你这样忘恩负义的徒弟!小雪,你让开,今天我非好好收拾这畜生不可!”李成咬牙切齿,看着叶小楼,怒火差点没从双眼中冲出。

“我不让,你要打小楼,那就先打我好了!”林雪脸色冰冷,寸步不让,反而将叶小楼往身后拉了拉。

“小雪,你!”李成气结。

就在这时,叶小楼在林雪身后,当着李成的面,鼻子靠近林雪的后颈,深深吸了一口气,再看向李成,眼里满是挑衅。

李成捏紧拳头,指甲深深嵌入手心,他感觉自己的肺都要被气炸了。

这畜生,他怎么敢!

“够了,李成,你坐下,小楼好心好意给咱们送悠悠的医药费,你竟然还想打他?”

“你在想什么?”林雪冷声质问。

“谁稀罕他的医药费,马上还给他,我们不稀罕!”李成愤怒无比。

“不稀罕?李成,你在说什么?”

“悠悠发高烧的时候,你在哪里?”

“悠悠血小板减少,急需要钱的时候,你在哪里?”

“我去给值班医生说好话让他通融通融,差点没跪下了,你那个时候,又是在哪里!”

“你说,你说啊!”林雪娇躯颤抖着,看着李成,双目通红,大声质问。

“小雪,我……”李成语塞,毕竟这件事,确实是他做得不对。

“要不是小楼送钱过来,我们母女今天都要被医院赶出去了,你倒好,非但不懂得感恩,还想要打人。”

“李成,你太让我失望了!”林雪摇了摇头,撞开李成跑出病房,泪水一滴滴洒落。

“师娘,等等我!”叶小楼连忙跟上,经过李成时,却是顿了一下,小声说道。

“姓李的,忘记告诉你了,给师娘的医药费,就是从那笔提成里拿的。”

“可惜,就算你说出来,师娘也不会信,因为在她眼里。”

“你就是个废物!”

“哈哈!”

“你!”李成瞪圆了眼睛,想找叶小楼算账时,对方却已经跑远了。

李成喘着粗气,好半天才平静下来。

他没有去追林雪,而是走到床边,摸了摸女儿悠悠的额头。

悠悠小脸苍白,睫毛微微颤动,看得李成一阵心痛。

深吸了一口气,抬起头,李成一双眸子里,却再看不到半点愤怒,而是闪烁着前所未有,智慧的光芒。

叫来一个护士帮忙看着悠悠,李成走出病房,在角落里拨通了一个电话。

艺风天下。

京都总部。

董事长办公室。

唐海峰坐在老板椅上,正在看着下属送过来的一些文件。

这时,电话却突然响了起来。

接通后,他听到了一个陌生的声音。

“唐总你好,我是艺风天下东海分部的李成。”

东海分部的人?

唐海峰皱了皱眉,心中生出一丝不满。

他可以肯定,自己之前跟这个李成从来没有过交集,也不知道对方从哪里弄到了他的联系方式。

不过,要是想凭着这个来跟他套近乎,那可打错了主意!

“李成是吧?你还有30秒。”唐海峰冷冷说道。

30秒?

李成眼里精光一闪。

感受到唐海峰的不满,李成却不以为意。

因为再等一会儿,唐海峰就会求着自己多说一会。

嘴角拉出一丝弧度,李成淡淡开口:“唐总,您最近晚上是不是经常被噩梦惊醒,白天心神不宁,想要做一件事注意力却总是集中不起来?有时候脑袋还好像被针扎一样刺痛?”

“你怎么知道?”唐海峰脱口而出,下一刻,他便阴沉着脸,冷声质问:“你到底是谁?打听这些做什么!”

“唐总,我要说我不是打听到的,而是算到的,你信不信?”李成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话音刚落,唐海峰便发出一声惊呼:“算到的?测风水算命理……”

“断阴阳道无常。”李成接过话。

“你是风水师?”唐海峰心神大震。

风水他是信的。

相术,他也信。

十年前,要不是那位风水相师给他的批命,他也不会卖掉家里的房子,孤注一掷来到帝都,创立了艺风天下。

接着,他又请了好几个风水先生指点,将公司的格局还有陈设,全都好好设计了一遍。

这十年来,艺风天下从一个小小的工作室,发展到了全国排名前列的设计公司,在各大一线城市都开了分部。

事业上一直顺风顺水,拿下了一个个有名的设计项目,一直没有遭遇到大的坎坷与阻碍,这在同行们看来有些不可思议。

而在唐海峰心里,他把这归结到风水相术的功劳。

也只有老祖宗传承下来的东西,才有这样神奇的效果。

“没错,看来唐总是信了,那就尽快来一趟东海吧,这几天你再待在京都,只会有血光之灾。”李成悠悠地说道,“来东海,我帮你破了这个局!”

“你有什么条件?”唐海峰心中警惕。

在商业圈摸爬滚打了几十年,他早就相信了一个真理,别人不会无缘无故地对你好。

但有所问,必有所求。

更何况,对方还是一位素未谋面,神秘无比的风水相师?

这类人,最神秘,也最危险!

“条件么?借你的手,帮我收拾两个人!”李成嘴角勾出一丝冰冷的笑容。

显示全部
不想错过《王牌先生》更新?安装三胖阅读网专用APP,作者更新立即推送!
  • 立即下载
    离线更方便
  • 精品推荐

    最新小说

    相关资讯